• 061004 假期轻轻地来又轻轻地去

    Tag:

    2006/10/0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jjz-logs/49840402.html

    》考试
    作业放假前就基本搞定,假期却无聊的很。刚刚完结的月考预示着最近不会再有什么大动作。理科年级第七。说实话这真有点夸张,怪只怪那语文我学与不学分数都那样,怪只怪数学真的比想象中的简单,尽管我依然是会的也可以写错。
    》同学
    应届的同学有些很幽默。他们说他们不喜欢JAY原因是,调调还可以,歌词听不懂,尤其是《菊花台》。我真的只有笑了。
    应届的同学大多像我们当初一样。呵,“当初”,我竟也可以用了。分数线仿佛说说便可以降下来。已经不想说这东西太多,口,干,舌,燥,了已经。
    生在河南意味着你要花更多的努力更多的时间却不一定得到和那些人一样的结果,而你却必须承受那该死的结果。
    在不久的将来,全国考卷分数线将统一。这是在电视上听到的。不久的将来?在我死之前?
    鲁迅先生说过:“丑态蒙着公正的皮,这才催人呕吐。”
    轩和SA先后归来复读。轩学文的,今年又学了音乐。本来嘛,当初国际钢琴九级不考特长我都觉得她神经,这下上天要她陪我多熬一年。SA还是老老实实地学理,看得出,一个暑假她瘦了很多,直显得头很大。有的时候,假期也是摧残人的。
    》WIN98
    迟钝得我都说不出啥的电脑终于被我发现了它唯一我还可以忍受的功能。听歌。只有听歌了。至少音响出来的效果比耳机之类舒服多了。耳朵不疼。
    》学校
    学校又在修修整整了。清晰的看见,屹立了N年的危房还没有拆的意思。紫藤长廊尽头的几棵颇有年代的松不见了,沥青皮[不知道哪里来的]一摞又一摞地运走了,满地狼籍,像极了伊拉克战场。还记得学校花N万修整的操场嫩绿绿毛茸茸的样子在同学们上了几节体育课后呈现地中海式造型。叹的那口气又吸回来,一嘴尘埃。
    》就在1MIN前
    IVR的电话。我仿佛看见她就在我面前。
    》逆着时间
    才发现臧天朔的声音可以那么煽情。我总是比较迟钝的那种。貌似豪迈地唱着悲伤的歌,一个大老爷们在呼唤,远去了的人。我在默默地想念,过往就像一首飘渺的歌。在吃饭时听到了这首以前从不愿多听一个音符的粗糙的歌,面条怎么吞也没能吞下,不敢抬头惹妈笑话,等泪咽下了,便轻松似的调了台。我们一个个擦肩而过,错过了便是错过了,只能用嗅觉捕捉空气中残留的你的味道。似有似无的,有泪珠滚落。

    物理老师说你的答案一定是错的。因为时间永远不可能是负的。
    分享到:

    评论

  • 狸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