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还活着

    Tag:

    2007/06/2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jjz-logs/49840396.html

    本来打算高考一结束就写个日志记录下心情的,结果回到家休整了很久,直到我把那时的心情都忘了也没造出一个字。
    想说的东西很多,譬如高考前中后的趣事无趣事。太多。而我懒。
    我想在25号到来之前我都一直在回避有关高考的一切。25号晚上快12点时查到了成绩。比我最后一次估的差1分。舒口气是因为没有出现答题卡漏涂错涂之类低级恶劣事件发生,叹口气是因为我觉得最后那次估的已经是压到极限的分了,怎么可以比它还低。
    不知道我那五百多几点的分怎么样。

    25号前都在回避。
    只在报志愿时见到了IVR。她在打电话。我也没能和她说句话,也没能看清她的表情。
    网上我们似乎也没有相遇。我在隐身而她的头像也没亮过。但即使相遇,我们该说什么呢。直到25号过去,我也不知该如何问候,同时我也害怕被问候。
    去年此时没有这样的情况。

    因为是复读,所以高考要去户口所在地。离家也就一两个小时车程。
    那里是个山区。据说也算是革命老区。还有个纪念碑的样子。考试期间我还去纪念碑的广场散了两次步。
    绿化满好,就是鸟还没我们这里菜市场上空多。
    靠近山的路很凉快,然后感叹一下大自然的力量。
    我所在的考场是该考点最后一个。考场在4楼。山区的4楼爬起来感觉格外累,或者是心理作用罢。
    考场没坐满。所以就更是稀稀拉拉。后座的男生一看就知道学体育的,而他给我的印象还没他桌子给我的印象深刻。全场就他的桌子平整且不会晃。考场的椅子是吃凉皮时坐的一条一条的那种,啊应该不能叫作椅子吧,没靠背的好像叫凳子。
    IVR和我在一个考点。我那考场二十几个人几乎一吹哨卷子呼啦一下就全收完了,散场也快。走到学校大门口回头等IVR,每次远远的就看见她在笑。我就默默的被打击。

    考完回家就一直不想出门,到处都是熟人,我不认识他们他们认识我的那种,然后很热情的问些很无聊的问题。不知怎么回答又不得不回答,反正哼哼唧唧了事。于是尽可能闷在家里,于是天天日剧,感谢天感谢地感谢家里换了电脑。
    表妹拿到毕业照。我的那个我都不想去拿。反正笑得肯定很难看,反正一个班没认识几个人,反正没交学费[老师说照片费从学费里扣]。嗯,顺便感谢下我的同桌常同学,感谢你高考前有问我“罄竹难书”的“罄”字怎么写,嗯啊语文选择第一题多亏了这个。

    分数下来了后电话啊问候啊就更多了,问的问题也就更让人难以回答了。诸如那考这么多能上么等等等等纯粹废话。
    目前生活等于睡醒了吃,吃饱了看日剧,看爽了睡养膘型模式。说起来,山P好爱~长濑智也好爱~

    记得考试的那几天天还不怎么像夏天,现在是热得有味道。阿妈在努力做汗衫[呃叫汗衫不知道合不合适……],顺便把我拉过去锁边,我锁的边那叫结实啊就是难看得过了头。

    啊就这样吧。以此证明我还活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