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宿命。

    Tag:

    2016/01/1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jjz-logs/336938724.html

    腊八节。外婆去世了。

    据妈妈说,那时候外公出去散步,她也刚从外婆家里离开没多久。
    妈妈说那天她给外婆擦身体,外婆身体似乎变软了,虽然很久以来都觉得外婆该是不行了,但是从没想到就是那一天。
     
    我对外婆的情感也许很简单。
    犹豫了很久我想应该是这么描述吧。
    从小我都不太听得懂外婆说的话,外公说那不是广东话也不是普通话更不是河南话,是一种只有外公和子女听的明白的话。
    所以我也从来不知道他们经常在为什么争吵。我也并不确定那是不是都是争吵,很多时候只是因为说话的声音太大。而外婆的耳朵不太好。
    然而这样聒噪的地方,我并不喜欢。每次去那里我都感觉压抑。
     
    人生啊好短暂。其实也许不是短暂可怕,而是衰老可怕。
    也慢慢明白为什么那么多电影小说题材也喜欢围绕着求得长生不老之法。
    知道何时何地生,不知何时何地死。是很惊恐的事。一切个人的喜悦和希望注定在这个惊恐中走向结束。
     
    不知道是不是安逸的生活把这恐惧放大。这世界尽管不如想象中的美好,但值得留恋的太多。所以我时常想,如果世界末日,全人类都灰飞烟灭,我们会不会都会好一些。
     
    一个人死去。个体的孤独、痛苦的孤独,而且没有力量可以反抗一丝一毫。就算此刻还有一个清醒的灵魂又如何。当然,可能此刻灵魂也已腐朽,没有期待没有欲望,等待时间撕裂所有。
    细胞经年积累的毒素覆灭了自己。
    一切没有再开始。
     
    个体的悲剧是必然的。历史则是由无数悲剧写就的。
    我现在都不能清楚地回答,作为一个明知道船要沉了的个体,我该怎么面对这样一个注定悲剧的结果。
     
    我会开心么?我从这凡尘解脱了,我连同那么多重要的人的记忆消失了,“我”的概念消失了,我不会知道别人有多伤心…我觉得这一点都不值得开心,而我也无法太难过。是啊,我甚至不能让人知道我很难过,因为我已陷入了黑暗。
     
    啊宿命。
    如果可以逃避,该多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