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老了。

    Tag:

    2016/08/25

    最近几年都感觉混混沌沌,记忆一回放容易跑太远。

     

    爸妈来北京住了两周。嗯都老了。爸妈老了,我也老了。

    突然间想不起来以前的样子。

     

    所以说啊,有世界末日就好了。

    不想写太多了。

     

     

     

    上班的日子说忙也忙,说闲也闲。焦虑还有,但比读研时好多了。只是单纯的,迫切的希望加薪。

    从一个项目当家作主到上一天班念一天经,我的过渡很顺滑。

    也终于到了,回到家一句工作的破事都不想说的工龄了。

     

    互相利用而已嘛,何必还要批一身鸡血的皮。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还要写博客,在这个好像大家都离去的地方。可能是懒。

    然而,dayone总是懒得写很多字,都是一句话乐观积极健康向上。

     

     

    之前为一个设计公众号整理作品,一边整理一边感慨,以前的我真是有趣的人,对比现在,我可能太过现实了。只是仍然会被情怀感动得一塌糊涂。噢,这里的情怀是最初的情怀,不是被玩坏的那个创业者挂在嘴边的情怀。

     

    现在的我一天想许多遍的除了钱可能就没别的了。

     

    不过很开心的是,立波波说我很可爱。

    哈哈哈谢谢她。

     

     

     

    有时候我在想,当我死了,我下一次以第一人称出现是个什么情景呢,我是不是会忘掉现在的一切,我是不是可能是一根葱一颗石子一个随便什么玩意。只是那时候可能我没法自由活动没发说话,我就默默的等着,又一次生命的结束,然后再次清空一切重新再来的时候我可能会是一个外星人。

    越想越觉得,现在的时间太宝贵了,我想好好对待那些我珍惜的人,我想好好对待我自己,我只是不想有一天真的会后悔。

     

    只是有很多不可抗力。比如,我到现在都不能左右自己的命运,不能控制自己的时间。

     

    唯一可解的,现在我想是不是只有钱。

     

    啊我真是。

    俗不可耐。

     

     

     

     

     

  • 宿命。

    Tag:

    2016/01/18

    腊八节。外婆去世了。

    据妈妈说,那时候外公出去散步,她也刚从外婆家里离开没多久。
    妈妈说那天她给外婆擦身体,外婆身体似乎变软了,虽然很久以来都觉得外婆该是不行了,但是从没想到就是那一天。
     
    我对外婆的情感也许很简单。
    犹豫了很久我想应该是这么描述吧。
    从小我都不太听得懂外婆说的话,外公说那不是广东话也不是普通话更不是河南话,是一种只有外公和子女听的明白的话。
    所以我也从来不知道他们经常在为什么争吵。我也并不确定那是不是都是争吵,很多时候只是因为说话的声音太大。而外婆的耳朵不太好。
    然而这样聒噪的地方,我并不喜欢。每次去那里我都感觉压抑。
     
    人生啊好短暂。其实也许不是短暂可怕,而是衰老可怕。
    也慢慢明白为什么那么多电影小说题材也喜欢围绕着求得长生不老之法。
    知道何时何地生,不知何时何地死。是很惊恐的事。一切个人的喜悦和希望注定在这个惊恐中走向结束。
     
    不知道是不是安逸的生活把这恐惧放大。这世界尽管不如想象中的美好,但值得留恋的太多。所以我时常想,如果世界末日,全人类都灰飞烟灭,我们会不会都会好一些。
     
    一个人死去。个体的孤独、痛苦的孤独,而且没有力量可以反抗一丝一毫。就算此刻还有一个清醒的灵魂又如何。当然,可能此刻灵魂也已腐朽,没有期待没有欲望,等待时间撕裂所有。
    细胞经年积累的毒素覆灭了自己。
    一切没有再开始。
     
    个体的悲剧是必然的。历史则是由无数悲剧写就的。
    我现在都不能清楚地回答,作为一个明知道船要沉了的个体,我该怎么面对这样一个注定悲剧的结果。
     
    我会开心么?我从这凡尘解脱了,我连同那么多重要的人的记忆消失了,“我”的概念消失了,我不会知道别人有多伤心…我觉得这一点都不值得开心,而我也无法太难过。是啊,我甚至不能让人知道我很难过,因为我已陷入了黑暗。
     
    啊宿命。
    如果可以逃避,该多好。
     
     
  • 静静。

    Tag:

    2015/07/14

    上了班才知道什么叫喧哗。
    事。人。心。
    根本没时间没心情没意识到,该静静。

    晚上回来看到过年时候加的亲戚微信群,几个词刺耳的很,一怒之下二话不说退群。 反正本来也就是我几天瞟两眼的地方,退了又怎样。

    噢,亲戚。 你当别人是亲,别人当你是戚么。不不不,不能这样说,有人我还真从未觉得亲,原则上也不能要求人家什么。
    恶心的是本该是亲的,却正是书本上描述的物种——白眼的狼。

    作吧。
    喜欢看人作。然后默许他赞扬他。然后等待,看他结出的果是个什么货色。

    我将之归究于,二分之一的摩羯也是我无能为力的事情。

    有时候,你看到利益驱动的所谓亲戚感情,想装作神经大条看不见。
    结果最后还是禁不住的恶心往上涌。

    到底还是有某种洁癖。

    总而言之,于我没什么实质损失,深究起来,我反要感谢那人。于我父母,那真是,空浪费了时间精力,如今就是有千言万语也只能凝结一句“还不懂事”作句尾结语。
    言而总之,所以我于她到底是个什么情感。
    想来想去,只有,不能原谅。

    恕我从来不是个心胸宽大的人。虽然我争取对人宽容,但好像这争取从来也没什么用处。

    不能原谅。

     

  • 活不明白。

    Tag:

    2014/09/03

    读书16年。
    现在想来,很多珍贵的东西被名正言顺的挤到了角落。

    上个月就感觉上班很久了,结果爹说你才转正1个月。
    虽不能说度日如年吧,总觉得人生最起码已经去了4分之1,我还在懵懵懂懂。

    租着房。上着班。离家这么多年难得感到背井离乡的苦楚。

    诶总是反应比较慢。


    想不出未来是什么样。

  • 行乐及时。

    Tag:

    2014/01/12

    自从用了day one后就很少想起要写blog了,谢谢corr君提醒QAQ。谢谢你的明信片。

    2013年是个奔波的一年,以各样的名目跑了许多地方,深圳广州景德镇北京重庆然后回到成都,再回到家里。
    也是聒噪的一年。自信与失落,不甘与郁闷,也有离奇的收获,人生在这一年还挺丰富。
     
    一路上,还好有朋友们的支持,才让我无论去哪都有依靠,你们的好我铭记在心,只待你们需要我时我华丽的送上肩膀。感谢你们。认识你们真是值得骄傲的事。
     
    2013年也是很好的一年,说到底我始终无愧于心,无负于青春。
    只是对于画画这件事,我很想抽自己。
     
    未来呢想搞个马甲画恐怖漫画,想再搞个马甲写写文,想为未来的未来做好准备,想学好英语,想成为个体户,想人生不要太无聊。我想没了学校的蛋疼无意义时间剥削,实现这些应该还有点可能吧……啊也许更够呛……不管啦,总是要有新年期盼嘛!
     
     
    回到家,回到油田,冻疮也都好了。
    我跟很多我的油田同学朋友不一样,大学前我只在油田,我的活动范围远远小于江安校区。去卫岗也好南阳也好的次数屈指可数。我的世界就这么大,现在想来我都觉得真是好。像小时候蹲着的书橱一样。多好啊,什么都触手可及,什么都无比简单,大家都认识,一路上打招呼,走着走着就去了外公家就到了学校就回了家。
    所以也许我内心很讨厌大城市。
    第二次奔去北京时我就这么觉得。
    我死在这了会有人知道么。
     
    矫情病患者。
     
    总有一天,路上认识的人都不在了。
    所有认识的人都不在了。
     
    所以,无论在哪,无论几时,活下去真的需要勇气。
    特别对于我这样的懒人。
     
     
    马上我就要体会生活的不易了。所以在不易到来前,我以开放的心态乐观的态度把赚的钱一口气花完了。mbp15寸顶配,是我买过的最贵的家当。真不知道几时能把花出去的钱靠它赚回来。
    yes you can QAQ
    说好送我娘个iPad,本来想把比赛得的mini直接送给娘结果我一寻思反正到寒假还要好久呢我先玩玩体验完了再给我娘好啦,然后就离不了了……在年底极度贫困的状态下我赞助了2k和我爹合着给我娘买了个Air,成功打消我娘换手机买小米的念头。我感到很欣慰。
    饥饿营销把人当猴耍有几个意思嘛。
     
     
    最后,论文真的无聊透顶。